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经济自由主义和全球化美国经济的滑铁卢我的

2018-11-06 09:12:25

经济自由主义和全球化:美国经济的滑铁卢?我的钢铁

(国际金融报) 有一些美国人开始担心,全球化将使中国受益,反过来威胁到美国的地位。美国是否会像十九世纪的英国那样,重蹈实行经济自由主义而衰败的悲剧? 全球化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潮流。有一些美国人开始担心,全球化将使中国受益,反过来威胁到美国的地位。美国是否会像19世纪的英国那样,重蹈实行经济自由主义而衰败的悲剧? 祸起经济自由主义 在19世纪前叶,英国的统治者一直面临着一个困境。1815年击败拿破仑的军队后,英国便一跃而成全球霸主。英国皇家海军坚不可摧,帝国的大部分―――除了加拿大―――都是无懈可击的。蒸汽机发明引致的工业革命,使得英国成为“世界工厂”,产量急剧增长,商品源源不断地输往世界各地。无论是殖民地还是非殖民地国家都需要新式的机器制成品,并且,英国还严格控制蒸汽机、纺织机和火车头等设备的出口,使其他国家不能分享到工业大革命所带来的成果。 那么究竟有什么困境呢?原来英国的经济学家们开始醉心于一种新的学派:经济自由主义。英国之所以富裕,是因为它是商业上的强国,对外国进口商品的高关税保护了本国的市场。《谷物法》将外国的粮食排斥在国门之外,而《航海条例》则把大部分的商船和海上贸易牢牢控制在英国手中。并且,限制出口使它垄断了新式机器。 但亚当?斯密和边沁的追随者们却认为,如果打破贸易限制,并说服其他国家也同样放开市场,英国将变得更富有。取消关税将刺激世界贸易发展,穷国经济开始复苏,新兴市场将接纳各种英国商品:比如纺织机和纺织品,火车头以及铁轨等等。 但纺织业主对此并不抱信心,他们请求继续控制设备出口。如果取消了出口限制,外国工厂拥有机器后便能自己织布,除了供应本国市场,还可以出口,甚至可以出口到英国的市场。出口设备带来短期繁荣,却要冒失去长期经济霸主地位的风险,他们怀疑这是否值得。 这场争论以自由市场论者获胜而告终。1846年,自由市场的信奉者掌权后,甚至要废除《谷物法》,开放英国粮食市场。不久之后,经济自由主义的优势得到了有力的证明,在19世纪中叶,世界迎来次工商业的大繁荣,英国成为生产、贸易和资本流动的中心。 然而时局突变,19世纪的70和80年代,随着工业和农业生产过剩,次全球“大萧条”便到来了。英国仍然固守着自由贸易政策,而其他国家纷纷树立起关税壁垒,甚至开始加重关税。美国和德国的工厂既保护了国内的市场,又可以自由的向英国出售商品,因此稳步的向工厂迈进。可以确定的是,他们通常都得到良好的管理,并且加大了新技术的开发和投资的力度,他们还从英国那里分享到他们的技术和市场。而英国经济却从此江河日下,英国强权下的世界和平也一去不复返。 美国会重蹈覆辙 当我们在今天开始审视美国与中国的长期关系时,这段历史无疑是值得深思的。虽然时空转换、政权迭替,但维多利亚时代发生的争论还是有似曾相识的味道。 美国现在拥有不可撼动的世界霸主地位,无论是军事力量、工业生产、高科技开发、金融机构,还是遍及全球的文化和政治影响力,都远远超过了当年英国的鼎盛时期。大约15到20年前,美国也遭遇过经济衰退,然而它却迅速恢复,效果之显着,超过了当年的英国。而日本经济停滞、前苏联解体等也是促成了美国今日地位的重要因素。 那么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为什么美国不能在本世纪续写荣耀呢?原因其实很简单:全球化导致权力分散。自由市场的支持者们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一点,也许他们根本就不理解。但事实的确如此,我们可以看一下中国给美国带来的难题。 中国拥有12.5亿人口,在过去20年里经济飞速发展。作为世界的潜在市场,中国自然吸引了无数美国公司去抢占市场份额。对于波音这样的公司来说,把产品销往中国是顺理成章且富于吸引力的,就像19世纪英国人输出商品到欧洲一样。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仍然很低,就如乐观主义者估计的,每年以6%或8%的速度增长,那么10年、20年以后将会怎样?毕竟,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GDP平均每年增长10%,要知道,我们谈论的是相当于新加坡360倍的GDP,这当然就是让美国感到困惑的中国难题。 美国现在的GDP总值为92000亿美元,是中国(9890亿)的9倍。如果以人均计算,差距就更大了。美国人均GDP大于33500美元,新加坡是26500美元,但中国只有790美元,是美国的1/40弱。差距是如此的明显,并且中国由于经济高速发展出现了环境和社会问题,以及地区间收入的极度不平衡。显然,中国要赶上美国需要很长时间,但有谁会认为差距会永远存在呢?毕竟大家都觉得全球化是切实可行的缩短世界贫富差距的途径。所以就算在遥远的将来,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赶上了堪萨斯州,那又能怎样呢?毕竟相隔太过遥远,以至现在的美国政客根本用不着担心,而且又有谁能阻止中国人拥有和美国人一样的生活质量?近一次粗略的调查显示,几乎没有人反对这一点。 我所听到惟一不同的声音是严峻的现实主义者---芝加哥大学教授米尔斯海默。在他的新书《强权政治的悲剧》中,米尔斯海默指出,中国的崛起会削弱美国的地位,从而影响到世界格局。毕竟,以同样的人均GDP而言,中国的经济水平应是美国的4倍。米尔斯海默认为,大国力量此消彼长,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利益冲突。他那灰色调的理论尽管不是时髦的,但毫无疑问会受到群起而攻之。反对者会说,一个富裕民主的中国对美国不构成威胁,它们会受益于彼此的经济繁荣,而贸易战则会损害两国利益。克林顿和布什政府喜爱使用的词语是“建设性合作”,它是惟一让中国支持美国利益的方法。况且,美国又怎能阻止中国变得强大?如果美国不与它合作,中国还可以从其他国家获得技术和资金支持。 反对意见是如此强烈,而我也不是一个顽固的贸易保护主义者:我同其他人一样,喜欢品尝澳大利亚的美酒,驾驶瑞典汽车,身着中国的衬衣。如果美国能从中国乃至亚洲的经济繁荣中受益,那是多么美好的景象啊。但是,当其他强大的国家,比如中国享受着与美国一样的生活水平时,那些想当然地以为21世纪仍然属于美国的人,该好好想一想美国的地位了。

电子皮带秤
工业油漆价格
吹膜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