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国民技术5亿“失踪” 合伙人清空境内公司股权

2018-12-07 20:02:54
国民技术5亿“失踪” 合伙人清空境内公司股权 国民技术“5亿投资款”消失了。 11月29日晚间,国民技术公告称,由于公司累计投入5亿元的产业基金合伙人北京旗隆及母公司前海旗隆相关人员“失联”,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司股票也于11月29日开市起停牌。统计发现,此次5亿元损失,超国民技术近十年利润之和4.39亿元。 11月30日,新京报记者前往北京旗隆公司注册地,发现公司已于一个多月前退租。前海旗隆创始人代雪峰从去年12月起,开始陆续转让旗下多家公司股权,现旗下已无任何境内公司。目前,代雪峰多个社交媒体账号已经停止更新。 上市后业绩一度降九成 遭遇此次“黑天鹅”前,理财产品本是国民技术用以提振收益的重要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国民技术前身是中兴集成,2009年3月整体变更设立为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国民技术以72.9%市场份额占据国内USBKEY安全芯片市场销售额的首位。财务数据显示,国民技术营业收入从2008年的2.19亿元,增长到2009年的4.66亿元,同比增长112.97%,2009年实现净利润1.17亿元,同比涨384.83%。 2010年4月30日,国民技术成功登陆创业板,业绩于当年达到顶点——净利润17701.75万元,同比增长51.37%。 国民技术业绩首次出现下滑是从2011年开始的。 财报显示,2011年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7137.62万元,同比下降18.65%;利润总额11430.34万元,同比下降40.23%。此后两年中依旧未见好转:2012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5.03%、净利润下降48.95%;至2013年,公司全年营收43362.16万元,较上年增长1.22%;净利润468.51万元,较上年下降91.48%。 公司解释称,利润同比下降,主因在于RCC移动支付解决方案的市场应用低于预期,同时“手机深圳通”的受理终端改造费用于本年开始摊销;全资子公司国民电商亏损;CMMB产品因市场萎缩对期末库存追加计提跌价准备。 此后,公司开始转向理财产品。 投资理财占净利逾八成 2013年4月17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使用自有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的议案》,授权公司管理层使用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额度的自有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 2014年11月28日,公司使用闲置自有资金2亿元,购买深圳前海旗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前海旗隆”)的基金产品的A份额,年基准收益率为6.5%,存续期限为2年。投资理财产品,公司称可以提高公司资金使用效率,获得一定投资效益,提升公司业绩水平。 此后,国民技术开始加大投资。 2015年11月9日,国民技术发布公告称,有鉴于与前海旗隆投资合作的基础,前海旗隆下设的专注于产业投资的子公司北京旗隆,与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投资控股平台国民投资合作设立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深圳国泰”),国民投资拟自筹3亿元投入投资标的。 2016年3月2日,公司披露《关于全资子公司增加对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投资额的议案》,国民投资对深圳国泰增加投资额2亿元,国民投资累计投入5亿元。 公告显示,2016年国民投资收到深圳国泰分红5000万元。同年,国民技术旗下基金投资收益和理财收益合计达9564.34万元,占公司利润总额比达82.16%,公司称投资收益具有可持续投资。 依托投资收益,国民技术的业绩开始回升。2016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10120.73万元,较上年同期上升17.67%,这是2010年后,公司首次净利润过亿。 北京旗隆办公地已于一个月前退租 目前的境况为国民技术浇了一盆冷水。 11月29日,国民技术公告,前海旗隆、北京旗隆的相关人员失去联系,公司于2017年11月28日晚间已紧急安排向公安机关报案,截至披露时,公司尚未收到公安机关是否予以立案的通知。 公开资料显示,前海旗隆由代雪峰创立。如今,代雪峰的微博更新停留在了10月4日。 “纽约近天热,今天中午遛弯从华尔街走到唐人街林则徐大人脚下”,“一大早就面对自由女神像,翻翻新闻、读读旧闻。”今年以来,代雪峰的社交平台多处信息透露,其人常在美国。 本次事件发生前两个月,代雪峰的社交平台已陆续停更。其中,微信个人公众号更新至9月11日,博客更新至今年10月11日,微信朋友圈则止于11月11日。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旗隆注册地为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9号楼。11月30日,新京报记者前往注册地址探访,前台表示听过北京旗隆的名字,但该公司并未在前台登记。随后,记者依工商资料前往10层,发现该层指示牌中只有两家律师事务所及一家银行代表处,无北京旗隆指示牌。 据物业人员表示,此前,北京旗隆在该层租过一间办公室,一个多月前,不知道何种原因退租。目前,其办公室已经租给其他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今年3月,北京旗隆刚刚搬迁。公司原办公地——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7号8层,现为中国人寿中心大楼。物业告诉记者,不清楚北京旗隆的搬迁原因。 除办公室退租外,还有于数月前被转让的股权。 自今年8月22日,代雪峰不断转让旗下公司股权。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代雪峰曾在5家公司持有股份。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12月,代雪峰将所持有的深圳前海旗隆稳增量化贰号投资中心股份,转让给了海口天地骏鹏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今年8月22日,代雪峰将前海旗隆99.29%的股权,转让给了徐馨漫妮;今年9月26日,代雪峰将其持有重庆福瑞口腔医院管理有限公司60%股份,转让给了代小玲。 此外,代雪峰持股90%的重庆市涪陵区紫杉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及曾出任法人代表的重庆市清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已处于注销状态。 至此,境内公司股权均被清空。 11月30日,新京报记者反复拨打前海旗隆和北京旗隆公开电话,电话无人接听。 “定增大王”刘益谦或踩雷国民技术 记者计算发现,近十年,国民技术的累计净利润为4.39亿元,不及此次投资本金5亿元。 受益于芯片概念,11月28日,国民技术迎来涨停。据龙虎榜数据显示,买入金额的前5名营业部累计买入8361.33万元。 11月29日,国民技术停牌,这些投资者遭遇了黑天鹅。 从公司三季报披露的股东信息来看,“定增大王”刘益谦成为大损失者。据公司2017年三季报,因多年股权流转,刘益谦现为公司大股东,持有国民技术2469.13万股,占比4.38%,其中2468万股处于质押状态。 据公告,2013年9月26日,由于国民技术实控人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进行企业结构调整,同意中国华大通过协议方式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7480万股。同年11月,刘益谦、上海兴全睿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以13.43亿元接手该股份,转让后,刘益谦持股占比4.0963%。2015年一季度,刘益谦增持位列大股东。2016年二季度,公司进行分红扩股,刘益谦的持股变成2469.13万股。 在国民技术发布北京旗隆失联公告后,深交所对其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公司预计前海旗隆、北京旗隆相关人员失联可能导致的损失及对公司2017年度业绩的影响,并说明拟采取措施。 12月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国民技术证券部,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此前,国民技术与北京旗隆联系通畅,未曾想到对方会失联,目前公司正在全力挽回损失。投资是否能追回以及对公司的影响,目前还未知。 (责任编辑:王君)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邮箱:finance@chin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外测法水压试验机厂家
华普永明厂家
桃树苗价格园艺场
装配式轻钢房屋
XRF测试仪厂家
郑州儿童充气城堡
宝宝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宝宝祛痰的有效的方法
小孩夜间咳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